注册

全部社区 > 套路> 帖子

大爷大妈注意了!小心公园的“套路”骗局

情话
781 0 0
发表于:05月23日 12:52 [ 只看楼主]
<p><span class="bjh-p">几天前,家住房山区的秦大妈照常到家门口的公园遛弯,谁成想这一圈溜过不要紧,秦大妈落入四名骗子设好的圈套里,直接损失了4.7万元和银手镯、金耳环、金戒指等贵重物品,直到被骗的第二天,后知后觉的秦大妈才发觉被骗,骗子早就不见了踪影。</span></p><p><span class="bjh-p">5月22日,记者获悉,房山警方在河北省涿州市将嫌疑人刘某抓获。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span></p><p><span class="bjh-p">出门遛弯遇见陌生人寻找老中医</span></p><p><span class="bjh-p">5月10日上午,秦大妈像往常一样沿着家门口公园的小河遛弯,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子,向秦大妈询问是否知道附近一位老中医的住处,因为女子的丈夫出了车祸,需要老中医帮忙看病,秦大妈对有老中医的情况并不知情,于是与这位女子攀谈了起来。</span></p><p><span class="bjh-p">“就在我跟那个女的说话的时候,一个穿黑衣服的男子突然出现,说他认识老中医,因为他是老中医儿子的同学。”秦大妈回忆,那名黑子男子说的很真切,说自己看病也是求了老中医很久,这名老中医医术精湛,但是要看病人心诚才会给看的。</span></p><p><span class="bjh-p">男子说,上次老中医给他父亲看病,说心不诚不给看,后来让他拿了5万块现金抵押在那里,体现出他给父亲看病的诚心,看完病后,将这5万块退还给了黑衣男子。</span></p><p><span class="bjh-p">“神医”算出秦大妈家事</span></p><p><span class="bjh-p">“这位大妈,我父亲说您的爱人走了3年,你的小儿子也不太好,而且您还有老年病。”就在秦大妈听黑衣男子宣传神医的时候,自称是神医儿子的黄衣男子顺势登场,“神医儿子”在收到要看病的请求后,声称要回家请示下老爷子,看请求看命的人是否心诚。很快“神医儿子”归来,没想到却对着秦大妈说了自己的家庭情况,这让请大妈大吃一惊,难道“神医”真的神了?!</span></p><p><span class="bjh-p">渐渐进入圈套的秦大妈,为了体现“诚心”看病,按照黄衣男子的指示,先后到家里、银行取出了4.7万元存款,连同自己的银手镯、金耳环和金戒指等贵重物品悉数拿出,用一条新毛巾包裹住,交到了黄衣男子手中,秦大妈叙述另一名要看病的女子也貌似拿了毛巾包了东西交给了对方。而在与黄衣男子约定好第二天9点还在公园里,将抵押的钱退还的时候,秦大妈从8点一直等到10点多,再也等不到对方,随即察觉到不对劲的秦大妈立即报了警。</span></p><p><span class="bjh-p">骗局为老套路 专门针对老年人下手</span></p><p><span class="bjh-p">负责接警的房山分局西路派出所民警张金巍向北青报记者介绍,这种所谓的神医看病骗局在全国各地均有过发案,嫌疑人通常会多人扮演角色作案,实施连环套路专门引老年人上当,像这起案件中,还有一名女同伙与秦大妈一起抵押贵重钱款,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秦大妈的顾虑。</span></p><p><span class="bjh-p">“其实神医一点也不神,之所以骗子掌握了秦大妈家的情况,是因为在求医女子和秦大妈交谈的时候,向秦大妈套话,不经意间的拉家常,实际上秦大妈已经把自己的个人信息透露给对方。”西潞派出所民警介绍,看到骗子团伙当中有求医女子、黑衣男子、黄衣男子三人,其实还有第四名成员,他一直隐藏在秦大妈周围,默不作声的将秦大妈与求医女子交谈的信息传递给其他成员掌握,这就是为什么“神医儿子”能掌握秦大妈爱人过世等私密的个人信息。</span></p><p><span class="bjh-p">5月13日,专案组民警前往河北省涿州市将嫌疑人刘某抓获,在大量证据面前,刘某交代了实施诈骗的过程,并供述了其他团伙成员信息,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span></p><p><span class="bjh-p">警方提示,家中老年人出门在外要时刻提高警惕,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不要随意将自己家庭信息透露给他人,更不要轻易将财物交给陌生人,遇到类似情形应立即与家人联系或报警,不要给犯罪分可乘之机。</span></p><p><span class="bjh-p">陌生人的话千万别信!</span></p><p><span class="bjh-br"></span><br/></p>
  • 点赞  0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全部回复 (0) 倒向排序